從突圍到打造民營經濟“大本營”——“溫州模式”崛起發展歷程記(上)

作者:張衡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19-06-14

  伴隨著改革開放的進程,各地根據實際做出不同的發展路徑選擇,最為著名的是三大各具特色的經濟模式——個體經濟和私營高度發達的“溫州模式”、從集體企業發展壯大的“蘇南模式”以及引進外資發展外向型經濟的“珠江模式”。

  改革是摸著石頭過河。由于率先探索創新、私營經濟特征明顯,“溫州模式”是改革成本和風險最大的一條道路。

  樂清市是“溫州模式”的發祥地。改革開放前,樂清人均耕地只有0.3畝,資源極度匱乏,但樂清人不認命、不服輸,走南闖北“干起了個體、跑起了供銷、拿出了手藝”,在“社”姓“資”、姓“公”姓“私”爭論的夾縫中求生存謀發展,最終使溫州成為全民經商、全民富裕的民營經濟“大本營”。

  尤其是由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敲敲打打小作坊起步的電工電氣產業,在樂清逐步崛起壯大,如今已成為溫州、臺州地區首個千億級產業集群,助力樂清從偏隅一方的農業小縣一躍成為工業強市、經濟大市、全國百強縣市和初具規模的現代化城市。進入新時代,敢為人先的樂清人正努力推動電工電氣產業向世界級先進電氣產業集群邁進。

  “八大王”探路市場經濟  

  樂清柳市鎮,是全球最大的低壓電氣生產基地,走出了正泰、德力西等知名品牌。1982年轟動全國的“八大王事件”也發生在這里——八位柳市鎮能人因銷售螺絲、線圈、五金件等被列為重點打擊對象,有的被收審關押,有的“畏罪”潛逃,罪名是“投機倒把”“非法經營”等。

  “八大王事件”折射出我國市場經濟從產生萌芽到茁壯成長的曲折歷程。走過近40年的歷史長河,“八大王”的故事至今仍在溫州人尤其是企業家中口口相傳。

  正泰集團董事長南存輝在接受采訪時說,沒有當年的“八大王”,就沒有今天的正泰。

  35歲的俊朗電氣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志雄,最初從江西來柳市鎮打工,2009年開始創業,如今他的公司從最初的注冊資本30萬元已發展到2018年產值2億元。

  “如今的溫州,是‘八大王’打下的江山。”李志雄說,“八大王”通過制作、販賣電工電氣配件等產品,讓電氣行業在樂清發揚光大,同時播下了市場經濟的種子,探索出一條發展之路。

  記者在柳市鎮見到了“八大王”中的四位:“螺絲大王”劉大元、“目錄大王”葉建華、“線圈大王”鄭祥青、“翻砂大王”吳師濂。如今,這些當年在市場經濟風口浪尖上的行走者、“溫州模式”的探路者,都已年過古稀,談起往事,不勝唏噓。

  “溫州人走南闖北,市場信息比較靈通。有人拿著接線鼻問我能不能加工,我覺得這是個商機。”吳師濂說,1980年他與人合伙開始經營鋁銅翻砂接線鼻等產品,成為“翻砂大王”。在那個年收入只有幾十、幾百元的年代,吳師濂一年就賺了33萬元,并在1981年建了新房子。

  “目錄大王”葉建華回憶說,由于缺衣少食,他四處給人照相謀生,后來他看到當地有電子產品信息的需求,便開始收集各種產品說明書,對各種產品照片進行分類、編排,制作出《產品樣本》和《產品價目表》,深受大家歡迎。

  1982年,溫州出現創業小高潮,個體工商企業超過了10萬戶,約占全國總數的1/10,30萬經銷員奔走全國各地。但在這一年,全國開展了嚴懲經濟領域中的嚴重犯罪活動,溫州地區成為重點打擊區域。吳師濂因“投機倒把”等罪名被關押了63天,罰款6000元。葉建華剛嘗到市場經濟的甜頭,還沒等賺到多少錢,“搞了一次就被抓了”。“螺絲大王”劉大元聽到風聲后“潛逃”,是“八大王”中唯一未被抓的。“當時那個環境想象不到,公社也認為方向是對的,不過都是稀里糊涂的。”但劉大元深信,憑自己本事做生意是光彩的。

  沖破計劃經濟的制度壁壘  

  據記載,“八大王事件”發生后,許多從事商貿活動的溫州人或逃亡外地,或躲藏避風,溫州經濟急轉直下。

  1982年9月份召開的黨的十二大,把黨和國家的工作重心轉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轉變了溫州市委主要領導的工作思路。1982年10月,溫州市委召開了專業戶和重點戶表彰大會。1984年中央一號文件出臺后,溫州又通過法律程序對被錯誤處理的“八大王”進行復議,宣布改判無罪。這一年,溫州成為全國第一批沿海開放城市;第一個私人錢莊方興錢莊在溫州蒼南縣創辦;溫州集資興建中國第一座農民城——蒼南縣龍港鎮。

  “松綁”政策不斷出臺,釋放了一個又一個允許發展個體和私營經濟的信號。也在1984年,柳市鎮上園村村民南存輝、胡成中創辦樂清縣求精開關廠,初期采取前店后廠的模式,是柳市鎮第一家股份合作制企業,也是正泰集團和德力西集團的前身。

  1987年,溫州獲批全國第一批農村改革試驗區,以鄉鎮企業制度為重點進行綜合改革,中心任務是“探索一條主要依靠群眾自身力量發展社會主義商品經濟的新路子”。敢闖敢干的溫州人,有了改革創新的動力和“護身符”。僅在1987年,溫州就制定出臺了8個規定,聚焦個體、私人企業和股份制企業。如頒發《溫州市掛戶經營管理暫行規定》,使成千上萬沒有法人身份的個體經營者有了合法的身份;批準實施《溫州私人企業管理暫行辦法》,突破了以雇工經營為特征的私營企業政治敏感性,引起全國關注;頒布《關于農村股份合作企業若干問題的暫行規定》,創造性地將股份制和合作制這兩種不同的企業制度融合在一起,巧妙繞過姓“資”姓“社”爭論。

  僅上園村,在20世紀80年代,以電工電氣產品為特色,共創辦股份合作企業80余家,出口創匯企業22家,家庭作坊式工商業200多戶,為后來柳市鎮成為“中國電器之都”打下堅實基礎。

  溫州地方政府根據中央精神,又通過理論和制度創新,幫助溫州人繞過計劃經濟的制度壁壘,走上有中國特色的市場化道路,民營經濟高度發達成為溫州顯著的特征。

  “化危為機”奠定發展根基 

  溫州民營化和市場化的改革經歷波折的原因,既有體制上的碰撞,也有市場調節的問題。

  在樂清,電氣行業假冒偽劣問題曾十分嚴重。1990年,國務院辦公廳發文,打擊樂清(柳市)生產和銷售非法、偽劣產品,國家7部委派出工作組進駐樂清,開展了一場震驚全國的打擊低壓電氣行業假冒偽劣產品的大行動。

  據樂清市人大常委會財經工委主任王守根介紹,1990年8月27日,樂清縣政府在柳市鎮舉行銷毀大會,對查獲的200噸無證、假冒偽劣產品進行銷毀。10月22日,國家7部委整頓柳市電器工作隊在柳市鎮上園車站舉行銷毀大會,銷毀劣質電器60多噸,總價值5000多萬元。截至1990年10月20日,全縣關閉了1267家經營無證、偽劣產品的門市部,注銷了359家經銷舊貨門市部和186家無生產許可證企業的營業執照,查獲無證、偽劣電器產品37064箱(件),對情節較為嚴重的違法分子立案查處34起,依法追究刑事責任6人。

  在這場打擊假冒偽劣產品的大行動中,于1988年就獲得了國家機械工業委員會頒發的工業產品生產許可證的求精開關廠,以質取勝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

  通過這場聲勢浩大的清理整頓,樂清電氣行業“化危為機”,步入發展正軌,并通過引領企業和個體工業實施產品質量提升工程,為電氣產業發展奠定了質量根基。

  質量立市開啟“第二次創業”  

  1992年召開的黨的十四大,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從此,具有徹底民營化和市場化特點的“溫州模式”得到了全國上下的肯定。

  1993年,在完成了資本原始積累后,溫州市委提出“第二次創業”發展戰略,實施質量立市,建設“信用溫州”,引導股份合作企業向公司制企業發展,培育產業集群,提高溫州經濟競爭力。

  據樂清市有關負責人介紹,從1991年開始,樂清沿104國道線,建立了19個工業園和一個省級經濟開發區,使之形成了“工業走廊”,推動了區域塊狀經濟向集約化方向發展。1994年,樂清推出了“質量立市、品牌興業”系列舉措,低壓電氣產業成為支柱產業,并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將2100多家股份合作制企業改組為670家有限責任公司。這一階段,一批重點骨干企業以龍頭企業為核心,以名牌產品為依托,以銷售網絡為紐帶,開始大規模兼并中小企業,組建集團公司,正泰集團、德力西集團、天正集團、環宇集團、人民電器集團、華通集團等相繼成立。1994年,柳市鎮重新成為浙南地區綜合實力第一強鎮并長期保持。

  1997年黨的十五大的召開,徹底消除了非公有制經濟姓“社”姓“資”、姓“公”姓“私”的政治疑慮,確立了民營經濟在國民經濟中的重要地位,樂清民營企業家的創業熱情空前高漲。正泰、德力西等一批集團公司被浙江省列為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的試點企業。

  從2000年開始,樂清又對各類工業園區資源進行整合、調整、撤并,集中力量建設樂清經濟開發區和樂清工業園區兩個省級開發區、7個產業功能區,放手發展民營經濟,及時有效地解決了改革和發展中的一些問題,實現了縣域經濟高速發展。

  市場經濟的“種子”撒向全國  

  從家庭作坊起步,溫州各地通過專業化的分工,自發形成了一個個產業集群,大大降低了成本,提升了效率。

  早在1990年,中國電器城就正式在樂清柳市鎮掛牌,柳市鎮被譽為“中國電器之都”。除了樂清的低壓電氣,溫州市區的皮鞋、服裝、打火機,甌海區的眼鏡,蒼南的塑料制品、包裝印刷,永嘉橋頭的紐扣等特色產業集群在溫州遍地開花。

  據統計,21世紀初,溫州市143個建制鎮中,以“一鎮一品”為特色、產值超過10億元的就有30多個。基于專業化的產業區,溫州還相繼建立了幾十個特色工業園區,形成了令人矚目的范圍經濟和群落效應,通過區域比較優勢和競爭優勢,成為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進程中一個個鮮活樣板。

  這樣,在改革開放初期,溫州形成了以家庭工業為基礎、以專業市場為龍頭、以購銷隊伍為紐帶的區域經濟發展格局,到20世紀90年代后期,“溫州模式”演變為以集群化的產業組織形式為基礎、以土生土長的企業家群體為骨干、以中小城市為支撐的的區域經濟形態。

  有學者在2003年召開的首屆世界溫州人大會上,總結了“溫州模式”的八大貢獻:使人們看到了民間的力量;使人們看到了市場的力量;使人們看到了分工的力量;使人們看到了觀念變革的重要性;使人們看到了政府的有限邊界;創造了一種可供選擇的經濟模式;把市場經濟的種子撒向了全國各地;昭示了走向現代化的艱難和希望。

  2019年4月,記者來到樂清柳市鎮走訪了中國電器城。如今,電器城只有第一層營業,一個個攤位前擺滿了各種品牌的元器件,但已經沒有了當年的熙熙攘攘。一位在此經營了十幾年的攤主告訴記者,現在攤位生意大不如以前,并且交易主要通過電話或電商完成。而像正泰、德力西等著名品牌脫穎而出,通過專賣店、電商等渠道飛進千家萬戶。

  傳統柜臺賣場業態的輝煌一去不復返,“八大王”們也步入古稀之年,但溫州人敢闖敢試、勇于創新的精神卻飛向全國各地,這里不斷改革探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光芒永遠閃耀。

国际最好的彩票平台